当前位置:德州书苑 > 春秋大领主 > 第410章 一系列骚操作

春秋大领主第410章 一系列骚操作

估计是国君巴不得吕武别捣乱赶紧滚蛋?

吕武的告假和辞行远比想象中更加顺利。

说起来,国君也是可怜、弱小加无助,刚回来的一两年意气风发,随后就遭到了压制。

智罃很好地履行元戎该干的事情,不给国君染指实权的机会。

其余的“卿”默契十足,小事上能给国君面子,涉及到实际利益则能瞬间冷下脸。

历史上晋悼公是这样的吗?

好像也是前几年好过一些,等待弑君风波过去之后,权柄一再缩小,直至为了跟诸“卿”斗智斗勇弄了个英年早逝的结局。

“为什么要用那种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盯着我呢?”吕武脸上带着苦笑走出宫城。

很早之前,吕武意识到姬周会回国即位进行交好,主要是想借力扫清登上卿位的障碍。

只是他很清楚交好国君的用处没有想象中那么大,看的还是拥有实权的“卿”到底反不反对,反对的力度会有多大。

在那一段时间,他刻意交好智氏和范氏,能不得罪也绝不会去跟其余家族为难。

期间,他还抓住任何的机会,但凡能开辟登上卿位的道路,算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所以,他能够获得卿位是有诸多的因素,绝不是单纯来自某个谁的鼎力相助。

如果国君不是那么迫不及待地要支持公族,吕武绝对不会那么快淡化与国君的相处关系。

吕武有帮助过公族,只是为了维持自身公平公正的人设,再来是给予为君者一种假象。

公族强大起来对阴氏有好处吗?

绝对没有的。

公族在最为艰难的时刻愿意以阴氏马首是瞻,同样是一种假象而已。

吕武本身不是公族,甚至都跟公族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关系,关于这点他的头脑无比清醒。

双方互相利用,各取所需之后和平分手是最好的结果了,谁还想奢望更多就是谁更傻。

“现在的我,又要经营与国君的关系了啊!”吕武对这点同样清醒。

尽管智氏、范氏和韩氏要对付解氏、魏氏和阴氏只是一种猜测,出现这种猜测就值得警惕,敢无视会死得很惨。

吕武吩咐道:“倬,转到往中行氏府宅。”

驭手倬赶紧应:“诺!”

中行偃跟智罃是同宗,却是越来越渐行渐远。

那不止是体现在中行偃和智罃的接触、交流上面,也能看得出荀氏、中行氏跟智氏的家族规划上面。

人与人的态度能够假装,家族策略一旦定下就要小心假戏真做。

毕竟,一个家族制定什么策略不会是一时,真的执行想悬崖勒马,小心拉不住缰绳。

中行偃好几次想要与吕武亲近,皆是被吕武很有技巧地避开了。

之前是吕武不想掺和进智氏与中行氏、荀氏的宗族内斗。

现在嘛?

呵呵!

自然会有腿脚利索的阴氏家臣先行前往中行氏府宅通报,等待吕武的车架来到中行氏府宅门口,中行偃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了。

吕武看见中行偃就开始在笑,尽管看上去笑容爽朗,实际上就跟个笑面虎似得。

“武也不早做处置,使偃难以安排。”中行偃也在笑,笑得老真诚了。

吕武听到中行偃的称呼和自称,下了马车就行礼,说道:“方与国君辞行,感念与偃南方冬日一季,心有所感突兀拜访,见谅,见谅。”

“喔?”中行偃是真意外,不是假意外,错愕问道:“武往何处去?”

说完,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,示意进去再细细详说。

中行氏的府宅要比吕武暂时居住的地方大得多,只是同样没有太多花里胡俏的布局,比如花园什么的。

他们来到一个大厅,里面已经准备好了待客所需的一应东西。

从这里也能看得出中行氏的仆从素质要比阴氏高得多。

至少短时间内就能将待客的布置弄好。

分别就坐之后,中行偃好奇又纳闷地重新问了一遍。

吕武说道:“武带来齐国两‘军’,安置于‘霍’地,本为攻秦所用,攻秦未成,久驻无用甚是可惜。”

对这么一件事情,包括晋国的贵族在内,各个诸侯国有一个算一个都觉得吕武太狠了。

齐国也就三个“军”的编制,一下子两个“军”的编制空占份额却不能用。

当然不是齐国举国上下就只剩下一个“军”的兵力,主要是有足够多的部队却没有编制,很困扰的!

中行偃听得一愣一愣,心想:“这个小老弟是将齐国的两个‘军’当成自家的部队啦?”

晋国的“卿”当然有拉其他诸侯国的部队来参战的事情,只不过并不像吕武这么搞。

他们一般是邀请各个诸侯国带来多少军队会盟,战争期间接管指挥权,打完就还了回去。

哪像吕武将齐国揍一顿,一拉就是带走两个“军”,捏在手里用就算了,后勤什么的还要齐国负责。

以为以上就算过分了吗?

并不!

吕武压根就是要拿两个齐国“军”往死里用,甚至还想吞干抹净。

他笑呵呵地说:“大河西岸有白翟蠢蠢欲动,齐‘军’久驻未动空耗粮秣,差遣击之可也。”

中行偃都不知道要说什么,没话找话,问道:“君上应允?”

反而是吕武一脸奇怪,反问道:“君上为何不允?”

中行偃觉得也是。

真要出现什么负面影响,一切都算在阴氏头上,国君很无所谓的。

中行偃想到了吕武屡次出征或多或少都能有好处,带着期盼问道:“下军将此次前来?”

“噢!”吕武假装刚想起来意,笑呵呵地说道:“此次归回封地不知何时再来‘新田’,拜访上军将一为辞行,再则便是托付偃兄看顾阴氏在‘新田’诸人。”

一句话两个称呼方式,里面的信息量着实也有些多。

什么时候阴氏和中行氏的交情到这份上了?

阴氏想要拜托看顾,不该是去找魏氏或韩氏吗?

再不济,智氏跟阴氏的交情也不错呀。

似乎,阴氏跟范氏的关系也过得去。

最重要的是,阴氏跟其余卿位家族无冤无仇,有矛盾也不至于爆发交战。

中行偃满脑子的困惑,不懂吕武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。

接下来的话题就是东拉西扯,不再谈到什么正经事。

直至吕武告辞离开,中行偃还是一脑子的浆糊。

中行偃哪里知道吕武、魏琦有很多的内心戏,又脑补出一套又一套,更不知道智氏、范氏和韩氏都做了什么和想做什么。

他有点怕了,想道:“这是为何呀?”

而吕武的车架和随行队伍渐行渐远。

“你去询问上军将可愿同阴氏、魏氏共谋‘大荔之戎’。”吕武吩咐了葛存一句。

在另一辆车上的葛存当即应“诺”,并命令车夫靠在街边停驻,等队伍过去再调头。

结果就是,中行偃还在思考吕武今天过来到底有什么用意,讲那些话是什么意思,得知阴氏和魏氏要从韩氏虎口夺食,一下子给全面懵逼了。

那一瞬间,他脑海里出现了三连问:我是谁,我要做什么,我又能做什么。

这位荀氏和中行氏的共同家主历来就不是一个能拿主意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手里掌握着那么大的力量,偏偏先当栾书的狗,后来越混越惨。

用人话来说,某些人天生就是执行者的命,无法去当棋手。

中行偃就是一个不那么合格的执行者。

他懵了很久,想找家臣商议又觉得不合适。

那可是阴氏和魏氏要跟韩氏过不去啊!

韩氏在卿位家族算是中等偏弱的一个,韩厥没有太好的人缘,也没得罪过谁。

阴氏短短几年内发展过于迅猛,各方各面不是那么好评价,大概能归于中等持平。

魏氏则是一个一直在蓄力的家族,经营了几代人才获得卿位,家族实力大致上属于中等偏弱。

当然了,排行是取决于卿位家族最强的那一家。

算起来中行偃手中能动用的力量并不输给士匄,关键问题在于中行偃未能完全整合中行氏和荀氏,给搞成了比韩氏、魏氏都要弱一些。

在众人的认知中,范氏无疑非常强大,能随随便便拉出一个满编军团,软实力方面也非常的厚实。

但凡能轻松拉出一个满编军团,咬牙再弄出另一个满编军团不会有多么大的难度,需要考虑的是后勤供应能不能跟得上,真那么干之后对家

(继续下一页)

!!禁止转码、禁止阅读模式,部分内容隐藏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!

伊看书苑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春秋大领主。本章网址:http://www.silivriensarevleri.com/book/173783/412.html

类似《春秋大领主》的精彩小说